司慕的慕,
是个懒人。
回归本心了,写点随便,希望还能看得下去。

等他意识到自己闯入了禁地,似乎为时已晚。

整个高岭被古旧的树木覆盖,日光钻过叶隙透下森然的光,才让脚底的腐败物镀上些许暖意。一路尾随穿林而过的小溪发出微碎声,或近或远的响动有时还会和他的脚步同调。

直到黑色荆棘挡住了接下来前行的路,树木伸展出焦枯的树枝时,他才从这场神游中醒来。

荒凉的风景很常见,但足以让他警惕——他似乎感受到谜一样的引力,在模模糊糊嘶哑着从更深的地方叫喊他无法理解的东西。
像是一种古老的语言,或者失传的民谣,抑或是其他什么根本无法解释的存在。

回去的路消失了。
他叹了口气,嘴上不住地抱怨着自己的大意和这见鬼的森林。而相同的景色又无穷无尽,当又一次回到石刻标记点时,他想,他也许是掉进了某种

啧,就是想卖卖安利。
两个都是本命,但我总觉得抓不好性格,对不起,我的错。

“王队。”
“啊?”
王杰希弯曲的右腿又绷直,疑惑的表情让他那只左眼看上去更大了,他眼中的黄少天是很少见过的样子——他在犹豫,握紧的拳头上甚至能看得到汗水的反光,上嘴唇也被虎牙咬住一角。
“不舒服?还是……有话说。”
“那个……呃……不来和我亲吻脸颊吗!西方人特别基本的礼节来着见面都……哎不……那个啊王队你就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,好吗?嗯,我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哈,我先走了,你也赶紧来啊不然就过了酒店的饭点了。”
“哎……”
跑得还挺快。
他整理了下被扯出一节的衣袖,收敛笑容走向餐厅。

“所以,今天是自由活动时间了?”
“对,”喻文州合拢双臂,...

When you're sleeping

送给我亲爱的小女神无望地太太w
格式和内容基本没变写的也一般般啦太太大概会嫌弃我的吧呜呜呜…

没有网的日子依然难过…手机码文实在是太不好了…如果有bug请一定指出来!
(于是话唠就这么多。

利威尔靠着树干睡着了。

阿明和三笠走过,阿明死拉着三笠才没让她冲上前把利威尔给揍一顿。三笠嘴里还小声对阿明吼着“非得给这个矮子点厉害瞧瞧”之类的话,阿明的冷汗不知道出了多少次。从他们经过到离开,之间整个过程的动静都不小。不过所幸的是,兵长没醒。利威尔只是皱着眉头把头侧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地上留下了一道很明显的拖痕。

萨沙走过,艰难地对着她怀里的竹篮子吞了口口水,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里面的长条面包都塞进了嘴巴里。然后把篮子扔进...

©司慕慕
Powered by LOFTER